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
培丹倫巖穴探奇


  游過歌泰的第二天,即6月3日,君璧又和我作培丹倫巖穴之遊。
  此穴距露德約有15基羅米突的路程,乃係一種水成巖,洞分數層,深入地底,其中鐘乳石幻為千百種形態,奇境天開,膾炙人口。我國桂林七星巖,素負盛名,我無緣得游,每以為憾。在巴黎時,遇有曾游培丹倫巖穴亦曾見過七星巖者,兩相比較:說若論內部寬闊,可容數萬之眾,則七星巖實擅勝場;若論曲折之繁多,石狀之變化,處處令你凝眸,步步引人入勝,則培丹倫又高一層。何況此穴更有一端妙絕:重疊數層,陸入而水出,法國人自負此洞不唯本國更無其二,也是世界首屈一指之奇,也許並非夸誕。
  自露德乘遊覽客車,迤逶行來,和風拂面,蔥蘢的山光嵐影,含笑迎人。跨過加芙河,路轉峰回,景物更刻刻變換,令人應接不暇。不必看到巖穴,這15基羅米突的道途,也夠令人怡悅的了。
  到了巖穴所在的山腳下,遊客要步行一段路程,始達穴口。口外設有售票之所,購票後,來有嚮導一人,引導我們入內。
  據說此洞在30年前,尚未開發。人們僅能打著火把或提著燈籠,進入此洞的最上一層。路徑艱難,所見景物,亦復有限。其後露德地方政府,知此穴大可招徠遊客,替露德增益歲收。乃建工廠,設橋樑,修道路,並於洞中各層,安設鐵欄電燈,修砌磴道;更於巖頂挖一長長的甬道,使遊客能由捷徑通入穴中。工程既巨,所費當然甚重,但遊客獲得便利以後,來者絡繹不斷。朝聖露德的香客,更誰不樂意花費一點金錢,到這地母心臟間,獵奇一番而去?故此露德地方政府,很快地便把開發之費,收了回來。現在培丹倫巖穴已成為露德市的點金之穴,那天我們進洞,所由的便是那條人工挖成的甬道。
  那巖穴之口,半沒地中,乍睹之下,覺得不能挺直腰身進去,非學蛇蟲之類,撲地而爬不可,與君璧相顧有難色。迫近穴口看時,始知穴道引而向下,與羅馬所見原始基督教友墓窟入口相似。軀體高大者,或須稍作傴僂,像我和君璧身材,則大可昂首掉臂以行,不必愁頭頂碰出疙瘩。
  穴口雖小,內部則廓然如數十間屋。無數鐘乳石床,森然羅布,聚五攢三,殊形異態。石色本皎白如雪,為潮濕之氣所薰,生出斑剝的霉痕。或蒼翠如綠玉,或黝然如黑鐵,或殷紅似豬肝,或煥作金色如映日之夏雲,映以五色電燈,燈隱不見,但見一派柔和的光線,氾濫群石間,把那些頑石都變成晶瑩透澈,恍似寶石琢成,見之令人目眩神移,自疑身入寶山,或夢遊仙境。
  我們一群遊客,跟著嚮導,遊歷過第一層,緣著那陡峭的石磴,盤旋而下,又是一層。那天一共經歷過幾層,也記不清了。只見那嚮導到了一特殊處,便停步指點給我們看,請我們注意。他說那是掛鐘石,看去果然是一口大鐘,懸掛巖頂,鐘口帶著一圈細須,映以赤色和銅綠色的燈光,儼然是一口發蛌漸j鐘。遊客叩以手杖,發聲清越,亦頗類噌吰的鐘鳴。又有所謂回教寺院的尖頂塔者,有所謂巨像者,有所謂張殼之蚌者,有所謂教皇寶座者,有所謂河女神之盤者,有所謂獅身人面怪者,無不維妙維肖,觀之頤解。更有一處稱為積薪上的聖女貞德。貞德齊眉的短髮,是她特殊的標識。那圓形的大柴堆上,立著一個身著長袍的人形,髮型宛似那個力挫英軍,拯救祖國於危亡的法邦女傑,其旁尚有劊子手數人。這個鐘乳石與那受焚刑的貞德果然太相像了,我們不覺又驚又笑,多看了幾眼,才肯離開。更有一處,稱為羅馬潔祭堂,無數石柱,構成一所大廳,色燈映照,華煥奪目。寶石廳堂,僅能見之於天方夜譚,現在居然於此巖穴得之,豈非平生之快?
  鐘乳石之所以形成,據我私見推測,大概是這樣光景:這種永世不見天日的巖穴,其中空氣自然是潮濕的。濕氣蒸於巖頂,凝積久之,則成點滴。那點滴下墜極其遲慢,巖頂的石灰質經風化而溶解,混合水點中,變成固體,遂成為我們所見的鐘乳石。這些鐘乳石,初如細發,漸如狼牙,漸如竹筍,終則變成其粗合抱的大柱。據嚮導言,這些鐘乳石每過百年,長度始增一英吋,則現在這座培丹倫巖穴的年齡,大約與地球的開始成形時,差不得多少。空間的廣闊與時間的悠長,對於我們始終是個解釋不開的大謎,我們渺小的人類,對造物主的偉大工程,只應該崇敬讚歎,管窺蠡測都是多餘的。
  有許多鐘乳石狀更奇特,它自巖頂下垂,而地面亦恰有一石,逐漸上長,不偏不倚,針鋒相對,千百年後,居然接合起來,成為渾然一柱。鐘乳石只有自上向下垂,決無由地面向上長之理,看了這種形況,我又思索出一個道理:這大約因這個地方濕度輕重常不平均,巖頂水點下墜,有較慢的,也有較快的。那夾著白堊質的水點,滴得慢的凝成下垂的簷冰,滴得快的則墜於地上,而形成上茁的竹筍,這樣上下加工,齊頭並進,最後自然要聯成一氣。「合攏」之禮告畢,乃向橫處擴張,故此類鐘乳石常失去乳形,成為朽樹樁,叢生芝菌,或土堆石山之狀。年深日久,巖頂的堊質都隨著水滴積到地面上去了,也許這一處空隙要被堵塞,形成一堵實心的石壁。但空氣要溶化它,潮濕要蛀蝕它,它的形狀還是不能固定。現在我們所見這些石形,經過綿長的歲月以後,又不知變成什麼樣子了。想不到地下世界一樣有滄海桑田的變遷,不是很有趣味的問題嗎?
  我們在那稀薄的光影裡,轉了約有一小時。忽到一處,下有小河一道,波聲櫛泊,水如墨湯。有一小艇,繫於碼頭,舟子將我們逐一接下舟中,鼓槳前行,約一刻鐘之久,達於另一碼頭。登岸自一穴而出,重見化日光天。穴口有一小博物院,所陳列的均系與培丹倫巖穴有關之物,各購紀念品數件,乘原來客車回到露德。

  選自《蘇雪林自選集》
後一頁
前一頁
回目錄